咸鱼君

一个私人日常博,很丧,负能量多,别关注我了各位。

【复问/简刘】以物易物(PWP一发完

我爽了  我真的好爽  我jr闪过一阵阵热流然后我就she了


Jar_:

吴复生↘李问
简奥伟↗刘杰辉


时间地域改动


警告:换qi,窒息性xing行为,拍摄,搞嫂和搞弟媳(。)并行,可能存在欺诈


简刘的关系请参考   柠檬


 


雷就不要点!!!zrfC位与gfcC位牵线搭桥合作演出


========


01.


回香港还没过两周,李问又见到吴复生靠在栏杆边打电话。他总是霸占这个位置,有时候李问本来先到,倚着铁栏杆抽支烟,顺便欣赏一番落日余晖或者正午烈阳或者干脆是个大阴天的灰蒙蒙的天空,他的老板就会适时的拎一只手机走到他背后。


抽那么多烟干什么。吴复生说他,李问委屈得不行——他根本不常抽烟的,然后在开口解释前又被吴复生堵住嘴。“换个地方去,”画家昂着下巴赶李问走,“我要谈生意。”


 ====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895253?view_adult=true


 ====




虽然搞的是嫂子和弟媳但实际上也只有复问简刘

懵懵的林狗好可爱啊

手游狗:

*是明侦 HP Paro!!!突然又想画!爆肝出来了!!






P2有新成员犬组的人物简介.......


























年更作品又回来了,山下的朋友们想我了吗!!(不想

【复问】人穷就该谈恋爱(沙雕甜饼一发完)

甜的我牙痛


琉璃夭:

【放飞自我,瞎j8写。用了之前阿王在微博上拉黑粉丝的梗hhhhhh!懒得打预警了,沙雕二字已经概括一切_(:3」∠❀)_】


 


    “五百吨硫酸纸,全算在你头上。”


    “油墨也是因为你洒的,你得负责。”


    “一赔一百万,赌你不敢啊。”


 


    李问愁眉苦脸地算着自己的账单。


    九百八十一万,他欠了吴复生九百八十一万。


    一大串零晃花了他的眼。


    这还是给他抹了零头的结果。


    怎么办哦。


    他叹了口气,揪着头发,锅盖头都苦恼地丧失造型。


    “怎么样,阿问,多久能还完?”


    吴复生笑眯眯地拿着那张写了一长串债务的纸,“还完了就放你走啊。”


    “我……我没有那么多钱……”


    李问嗫嚅着。他在温哥华入不敷出,别说存款了,天天饥一顿饱一顿,回香港的时候还欠了房东两个月房租;画假钞倒是赚了不少,可惜近年来经济缩水,金融海啸席卷全球,大半客户倒台的倒台,跑路的跑路,留下一堆人情欠条,吴复生家底丰厚不放在心上,拖欠工资也没有“假钞行业劳动公会”来谴责他,李问已经连续找华女支了两次钱了。


    他不像bobby要买楼买房,不像鑫叔有一家子人要养,平时在工厂也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倒能紧紧巴巴过下去,但凭空多出一大笔债务,是无论如何没有余裕的。


    “没关系,我不急,你慢慢还啊。”吴复生把欠条妥妥贴贴地叠好,郑重其事地塞进裤袋,“阿问这么刻苦,总能还上的。”


    能还上才怪哦。


    冷酷无情资本家,压榨劳力,丧心病狂,七位数债务的大锅说甩就甩,飞来巨债压在口袋空空的艺术民工身上,画到手抽筋只怕也是杯水车薪。


    李问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脸,“老板,打个八折行不行?”


     吴复生体贴道:“也不是不可以,阿问给我签个卖身契,就算你八折啦。”


    李问一咬牙,“要签多久?”


    吴复生掏出计算器噼里啪啦,“按本埠人均工资给你算,你不吃不喝把所有收入上交,需要签给我一共……一百一十年零六个月。”


    李问心如死灰,“大佬,你不如给我一刀。”


    吴复生无辜摊手,“我也没办法嘛,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讲信用,说了要你还那么多,你就得还那么多。不然传出去说我对你网开一面,我的债全都收不回来,大家一起去喝西北风啊?”


    ——我现在就要去喝西北风了,还要喝一百一十年。


    李问腹诽。


 


    最终决定实践劳动最光荣这一古老的价值观念,勤劳致富。


    给大家做饭一天两百。


    给大家拖地一间两百。


    给工厂做大扫除一小时三百。


    给生产设备进行维护保养一台四百。


    帮华女打印交易文件、逛街拎包当衣品参考物、采买食品填充工厂冰箱,一次五百。


    帮Bobby洗车擦车给车身打蜡、修一修从德国空运回来的赛用轮胎、在训练场上移动枪靶、一次八百。


    帮四仔下山买橙汁装满酒瓶、在四仔勾搭靓女时作为呆头呆脑小弟充场面、如果碰上难缠烈女还得装黑脸吓退对方,一次一千。


    帮鑫叔给女儿画美术课作业,给女儿画芭比娃娃连环画,给女儿画擎天柱大战威震天,一次……


    鑫叔:“我有一家五个女仔要养诶,五个!一把骨头了还跟着你们出生入死,你还好意思收我钱?来来来,给你看看吴家五朵金花的照片治愈一下就当抵消啦。”


    如此起早贪黑地忙了两个月,瘦了一圈晒得黑了半个度的李问捧着一堆众人签下的劳务白条,满心激动问道:“老板,我还了多少了?”


    吴复生叼着烟在纸上写写划划,用笔潇洒地勾了一个大圈:“阿问真棒,还了整整一万块了嘢,照这样下去,只需要大概八十年就能还完。”


    不忘鼓励地拍拍他肩膀,“加油,八十年以后你就能退休啦。”


    气得李问差点撕了欠条。


    “想毁坏证据赖账啊?”吴复生冷漠中又带着嘲讽的看好戏吃瓜脸。


    李问摸了摸扁扁的钱包,气呼呼道:“大不了我去找人借,Bobby哥上个月刚买了两台新的保时捷,四仔在泰国三套庄园,凑一凑也能还上大半。”


    “喔,然后从欠我钱变成欠别人钱?你是不是傻啊。”吴复生眯了眯眼,“实话告诉你,经济不景气,差佬差得严,我们好几个月没有进项没发工资了,现在都靠我养着,你看谁敢借你钱?”


    还是鑫叔给他出了个主意。


    “我女儿在脸书上关注了好几个帮人收费画画的,画得挺简单,要求也不高,钱虽然给得不多,但是日积月累嘛,也不是笔小数目。你要不要去试试?”


    李问欣然同意。


    于是他一狠心一咬牙,抱着总会赚回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危险想法,又找吴复生借钱买了高配电脑和数位版。


    吴复生饶有兴趣地围观他的互联网副业,“现在的小朋友们这么有钱?给她们画两个人就几千块?”


    李问的小算盘打得飞快,“一天接十单,一个月三百单,一年三千六百单……老板,我可以少还你三十年了!”


    他说得兴高采烈,吴复生却沉了眼神,“你画的这都是什么?为什么全是两个男的不穿衣服演动作片?”


    李问下笔如神,“老板你可别这么说,这么说我是会被封号的。这叫具有高度艺术性的人体美学,配上写实的笔法用以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灵魂拷问与自由宣言……哎呀你站过去一点,你挡着我跟客户聊天了。”


    吴复生眯着眼,“为什么他都叫你太太?你……”


    他难以置信地转过头,震惊地看着李问,“你是个女的?你跟他结婚了?!”


    “……太太是昵称!昵称!”李问哭笑不得,急忙把屏幕转给他看:“而且客户是个刚刚十八岁的妹妹仔啊,大佬。”


    吴复生看了半晌,脸色由晴转阴,咬牙切齿道:“那她为什么要说阿、问、【哔——】我?”


    李问慌了神,连连解释,“这只是……只是现在比较流行的一种表达喜爱的说法,不是你理解的那个字面上的意思……”


    吴复生冷哼一声,“我看就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说罢利落地抢过李问的笔记本,咔咔拉黑了还在大叫着“太太我爱你”的痴汉粉丝,“电脑没收了,以后少接触点这些不和谐的东西,带坏青少年啊。”


    李问抓狂,悲愤道:“难道穷人在这个世界上注定没有活路吗?!”


    吴复生锁好电脑,被不和谐并带坏青少年的客户成品启发,摸摸下巴道:“当然有啊,我这有份不累事少来钱快的工作,干一次就两万块,抵得上你两个月辛苦钱哦,要不要试试?”


    李问半信半疑,“有这么好的事?”


    达成目的的大佬露出神秘笑容,“你自己先试试不就知道了?”


    半夜。


    颠鸾倒凤。


    啪啪啪啪。


    黄暴打码。


    为爱拉灯。


    李问腰酸腿软,哭得委委屈屈:“不是说好不累事少吗?”


    吴复生吃饱喝足,满意道:“明明都是我在动,阿问只用躺着就行,当然不累啦。”


 


    如此李问又起早贪黑地辛勤劳动过了两个月。


    越发觉得大佬在骗人,明明累得半死。


    不过的确是事少来钱快。


    李问呜呜咽咽,还差多少?


    吴复生得意洋洋,九百万整。


    为了安抚被欺负得生无可恋的贫穷债务人,过年时吴复生决定带众人去泡温泉。


    大佬买的是太平山道上一栋独门独户的公馆。原来是外交官在港的住处,后来上边儿撤掉了这个点,他不知道通过什么路子从朋友手里要到了标书,顺利拍下,重新装修成奢侈无比的度假胜地。


    “不是说工资都发不起了吗,我看华姐好几周没买新衣服了,Bobby哥看好的新车也没入手。”李问浸在温热泉水里,声音埋在水面下,咕噜咕噜的,“你怎么还有钱买公馆?”


    吴复生心猿意马地看着他结实又漂亮的肩膀,一边伸手过去一边随口胡扯,“是没钱呀,公馆是众筹的,我跟你那些粉丝说你封笔是为了专门来给我打工,随随便便就凑到了这么多份子……不是,众筹到了这么多。”


    李问头上顶着个毛巾,“那这栋公馆值多少?我是不是能少还一点了?”


    他拍开吴复生在水里欲盖弥彰的手,“要收钱的,老板,摸一次一万块。”


    “哇,你是大卫雕像啊?摸一摸都要收钱?”吴复生轻飘飘地说:“对了,之前你找秀清帮你演海上爆炸逃生大戏,炸掉人家一艘新买的游艇,账单寄到我这儿来了,前天华女去走的账,六百万整;看在你跟吴小姐熟悉的份儿上,炸药的钱就不跟你算了。


    被热水泡得昏头脑涨的李问已经丧失了对金钱的敏感度,还没反应过来:“所以……?”


    吴复生:“所以你得还我一千五百万。”


    纵观三色台各大肥皂剧,每一个穷苦无依、凄凄惨惨的女主角最后要么会等到一个霸道总裁男主角来替她还债,要么自己发奋刻苦碰上奇遇一夜暴富再邂逅霸道总裁男主角。


    只有走错剧本的灰姑娘阿问,丢失水晶鞋,每天忙忙碌碌辛勤劳动,没等来救他于水火的霸道王子,剩下一个以欺压他为乐的霸道债主。


    李问一口气没提上来,眼前一黑:“我这辈子都不下床了也还不上的!”


    最终得逞的腹黑大佬:“我有个办法。”


    李问苦不堪言,“你又要搞什么啊?”


    “香港今年新出台的婚姻法,结婚双方资产重组,债权债务共享。”


    “你不仅不用还我的债,以后你的债都有我帮你还啊。”


    “也不用再说自己穷啦,黑卡给你,公馆给你,飞机游艇也给你,你想炸多少就炸多少。”


    李问不吭声了,半张脸沉在水下,红红的。


    “好啦好啦我同意啦,害什么羞啊。”路过的鑫叔打着哈欠,“阿问别折腾厨房了,我真的不想再吃白水车仔面和蒸速冻虾饺,好怀念少爷的手艺啊。”


    婚礼请柬是李问自己画的,别出心裁的用美金做底图,把富兰克林头像换成了他和吴复生的简笔画。


    “这可是值一千五百万的请柬啊。”Bobby感叹,“比假钞值钱多了。”


    吴复生偷偷摸摸也给阮文寄了一张。


    被李问发现后,永远有理的大佬大言不惭地为自己开脱道:“做男人不要那么小器嘛,让她来看看你跟我在一起有多幸福,省得还一天到晚还惦记着。”


    李问:……不是,我从来没主动提过阮小姐,倒是你隔三差五的就暗搓搓地打听别人近况,到底是谁惦记谁啊大佬?


    婚礼次日,狂欢宿醉的众人醒来,主角两人早已不见踪影。


   Bobby惊恐:“老板呢??”


    鑫叔:“昨晚就走啦,说是带阿问度蜜月,现在估计刚到拉斯维加斯。”


   Bobby:“那老板之前答应过的等事成之后一起算的工资和奖金呢??”


    鑫叔耸耸肩:“少爷走之前给自己放婚假周游世界,估计得过个大半年才会回来,让我们没事也到处玩玩当散心。”


    悲愤的Bobby:“骗子!良心不会痛的骗子!扣了我那么多钱陪他演,一声不吭就跑路!两个不要脸的【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同样悲愤的四仔:“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亚洲最大假钞制造场倒闭啦!王八蛋王八蛋画家老板为了追人为了追人,欠下了欠下了一点五个亿,带着他追到手的小情人阿问跑路了!我们没有没有办法办法,拿着假钞抵工资工资,原价都是七十万八十万一箱的美金,二十万二十万通通二十万!画家王八蛋王八蛋画家,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正宗油墨无酸纸没有摩尔纹的超级美金,二十块二十块通通二十块!画家王八蛋王八蛋画家,我们辛辛苦苦给你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你你不发不发工资你还我还我血汗钱!“”


   


    远在纽约开画展而错过了婚礼的阮小姐在电话那头:“你到底什么时候告诉他,我手上的几家大客户都要买你的画,七位数的债,你只需要画一个月就能还完啊?”


    李问笑而不答。过了会儿她听到李问捂着电话筒在跟旁边的人说话,马尔代夫的浪潮声一阵一阵往电话线里涌,累到脚不沾地的女画家刚想挂断表示一下社畜的愤怒,就听到李问小小声可怜巴巴地求饶道:“老板,今晚能不能少来几次?要贯彻可持续还债道路啊。”


    被闪瞎眼的阮小姐翻了个白眼:妈的死给。








好沙雕啊哈哈哈累到神志不清的社畜流泪_(:з」∠)_

感恩节收到的老师的回复  我何德何能      我怎么还做着一条咸鱼呢  我要努力啊

在看牙医  排队好慢啊手机要没电了

【复问】触礁(全是车/一发完)

我的天
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肉
太刺激了

信风:

CP:吴复生X李问


分级:NC-17(暴力预警、非自愿性行为、斯德哥尔摩)


设定:假装没有《无双》后面的结局反转,李问在警局说的基本为真,秀清把他保释出来,但没过多久他就被吴复生搞晕绑走~~~


我再瞎分析几句,其实我也超爱李问切开黑这种设定,但在这篇文他就是带撮黑毛的小白兔,又怂又倔,专门针对吴复生大佬,嗯,克他。


想想看,李问要真是头小狼崽,吴复生牵着他出去到处咬人,结果有一天,狼崽长大,反咬吴复生,给了他五枪,大佬心里好歹有丝安慰,青出于蓝,后生可畏,他也算自食其果,可以瞑目啦;


但是李问就是只兔子,人畜无害的那种,平常谁都不咬,最后就咬死吴复生——吴复生心气那么高,偏偏栽在这种人手里,他能不气、能不恨?但凡他侥幸有一丝活路,他誓要把那只兔子抓回来,然后抽筋剥皮!除非,除非——


诸位,自行往下看吧。




全文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5f088c0f49b845b1/ 






P.S.新司机第一次开车就上高速公路,握方向盘的手止不住颤抖。


大家有什么想法与意见,欢迎交流鸭~

不讨厌冬兵但是讨厌冬兵的粉  还有强行拉瓜队长的盾冬桃包粉
什么时候能解绑啊  太烦人了 就只有队长一个cp所以强行捆绑😠

前几天做六级的排序题正确率极高还沾沾自喜了一回
今天做了一下仔细阅读错到怀疑人生,词汇量还是太少了  压根就没弄懂出题句和题干选项的意思  全靠瞎蒙 
以为看了几节有道网课掌握了不少技巧,其实基础还是得打牢啊  不多说 扎扎实实背单词吧

今天学习了一晚上,感觉很充实
但是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肚子疼
不知道是不是晚饭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现在还蹲在厕所😫😫😫

其实肚子有点饿了
但我决定继续学习